洗脑

在苏州的开源沙龙上,有位开发者对我们的讲座提了个意见,总是讲自己的东西多么好,比别人的强多少,这样并不客观。他是说出了一个现象,但不是一个中立 者,很难说到客观,虽然我们在提供数据的时候都是第三方的数据。我觉得只是讲那些我认为对的东西,没有唯心的吹捧就可以了。回来后和Joey Shen讨论,他说,也有可能我们都被公司洗脑了,所以总觉得我们的东西就是好。

洗脑不仅在政治运动中,也不仅是部队中,也不仅是企业中,好象无处不在。像部队就不用说了,一直灌输的是“作为军人,服从是天职”,这里就说说企业和教育中的种种洗脑吧。

最 早见识的是上研究生期间,有位本科毕业就加入宝洁的校友经常和我们一起玩。每到毕业前,校园招聘就铺天盖地,宝洁是声势较大的一个。我们谈论起来,说与招 聘名额相比,这种校园招聘更像是一种变像广告。那位平时很友善,很随和的校友与我们激烈地争论起来,在她眼里,宝洁什么都是好的,不允许我们这样评价。我 们取笑她被宝洁洗脑了,她更生气,感觉有贬低她智商的意思。

曾经读过一位保险业前辈的书,他谈到自己毕业后就加入公司,一直培养得是如何 给公司多创造利润,以公司为本的观念,任何试图从公司中索取的举动都会被他严厉打压。他刚就任一个地区总经理的时候,和那里的代理关系很僵,觉得那些代理 似乎总是向公司讨价还价。忘记后来他怎么转变了思想,但是他的这段心路我倒是深有体会,因为有一家公司的老板就颇有这种气质。公司的Team Building的主题被她定为“感恩”,而她的很多言行中也总透露出这样的信息,公司雇用你,你真的应该感激公司给你一份工作。真不清楚那些大谈“感 恩”的员工心里是如何想的,也许可以说感谢父母,感谢家人,但那适合在领奖时说。在Team Building定这样的主题, 老板的本意很清楚。

很 多大公司倾向招应届生,更多时候是看中了那是一张白纸,比较容易塑造。如果这个公司的价值观比较怪异,这个新人有可能就被毁了,因为她/他可能无法适应其 他的公司环境。洗脑这种行为不可怕,可怕的是被洗脑的人已经不会再接受任何新的思想,不会再去主动地思考。中国的教育中带有很多这样的洗脑痕迹,有时候看 到网上那么多的愤青,就很疑惑,那是年轻人的冲动呢,还是一种愚昧,高举一些口号,甚至要誓死捍卫什么什么的,他们有几个人去多了解一些事实,多进行一些 自己的思考?我四岁的女儿刚进入新班级后,头一次的班级主题是:“我爱xx班“。老师会引导小朋友:“你看我们的教室大不大呀?“ ”大“,“你看我们班的玩具多不多呀?“ “多“,“那你觉得我们班好不好呀?” “好“。虽然答“好”,女儿有一段时间还是很不愿意去幼儿园。这种“爱班级”教育能从口到心吗?

感觉自己没有被公司洗脑,但是被出生的那个年代洗脑了。一些那个年代的烙印左右着我的行为,明知不合理,我却很难改变自己。

Advertisements

关于 李力(Ada Li)
Entrepreneur, Community Leader, Software Engineer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