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同事们(一):Alex Peng

印象中,Alex是个典型的工程师。典型工程师的特点就是酷爱技术,但并不擅长和人打交道。但Alex偏偏接受了技术传教士(Technology Evangelist)这个工作,主要任务就是在各种大会上宣讲技术。说老实话,他讲Solaris时经常能把人讲睡着了,尤其是那些对Solaris还闻所未闻的人。但是如果对这个领域稍有了解的话,就能得知Alex在Solaris上的造诣很深,他花了很长时间研究过Solaris内核。我曾经被一个Solaris 上的小问题烦扰很长时间,也曾经请教过其他的工程师,但最后是Alex给了我最完备的解决方案。现在,但凡有了Solaris 上的问题,我就很笃定,找他一定没错,而且笃定他会有求必应。

知道他一定会帮忙,也许因为典型工程师对女生会格外优待些。和他去台湾一起出差时感受最明显,在台湾他一直感叹,台湾漂亮美眉真多,拿着相机拍个不停。但他的相机有个特点,遇到给美眉照相时,按下快门后,总是要经常很长时间才能出图像。还好帮我们工作的台湾女孩很随和,耐心地等待Alex的相机工作完毕。我猜想,这些女孩很合作,大概是因为Alex看起来是那种很正直,也稍显木呐的那种男生。当知道他已经有个七岁的儿子时,都大呼奇怪。我们几个同事都觉得外表看,他实在不像是已作父母的人,倒像是毕业没多久,无家累的单身汉。

对Solairs的研究让Alex成了Solaris的狂热拥护者,有一度时间,他被Micheal称为"Mr. Solaris", 因为他时时刻刻都在替Solaris辩护。做技术传教士一段时间后,他的态度已经改变很多,至少在听到有关对Solaris的批评后,他不再怒目相向了。他的技术演讲,出彩处往往在问答环节,其实这也是检验演讲者是否具备足够专业知识的最核心环节。不过听众最好不要问太白痴的问题,曾经有个学生让Alex比较Windows与Solaris.  Alex只是木木冷冷酷酷地回答一句:“这两个之间没什么可比较的。”台下笑声一片。其实当时我都没有明白这句话有什么可笑的。

与Alex接触久了,觉得他是个很有意思的人。他喜欢逛书店,在台湾时,他会一个人夜半去逛著名的诚品书店。他曾郑重地向我推荐一个绘图本书屋,说我可以带我的女儿去那里选书。有时候问他在看什么书,往往是文艺类的,有时候还是一些哲学书。Rita因此称他“哲学家”。其实这个哲学家是个很小资的人,偶然听到他的周末活动,往往都是去看美术馆,去听话剧什么的。在深圳出差曾经和他在茶馆喝过茶,他感叹为什么在北京没有这么好的茶社组织。

最近金融危机下,大家手上的事情少了许多,而因此有时间选择参加公司里举办的各种各样培训,比如Program Managment,Driver Development, 不用打听就知道他一定去听Driver Development, 他对培训好坏的评价就是看技术讲得是否足够深入. 而对Program Managment的培训, 他看了大纲后,很不屑地说他都能去讲, 干吗还从美国派人来, 让大家听英语听得这么痛苦。

Advertisements

关于 李力(Ada Li)
Entrepreneur, Community Leader, Software Engineer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