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没曾当过傻逼,谁没碰见过傻逼?

新浪微博上看到的一个帖子:http://weibo.com/1198608555/z0MFV4hnJ

"前几天和央视某主任聊天,他说一周前来了几个实习生,青春洋溢让他有种想培养成才的冲动。前天开策划会,他对其中一位实习生说,麻烦你开完会给大家订盒饭,按人头,我请客。该实习生认真的说,对不起,我是来实习导演的,这种事我不会做的。主任瞠目结舌。他问我,到底怎么了,现在的实习生都这样吗?"

评论分成了两派, 有人认为实习生有问题,有人认为央视某主任有问题。而我想到了自己刚上班的情景。

我毕业就进高校当了老师,学生很喜欢我,曾经有次班级春游,学生为了说服我同去,几个人在我宿舍里磨了快一晚上。但一年后我就想离开那个地方,下面的原因算其中一个吧。系里有个新晋教研室主任,有次开会,到点了还有位同事没到,主任扫视一圈后,叫我:“你去把***叫过来“。

当时我脑海里转过了大概这么几个念头:”有没有搞错,这么多人在场,单单点我跑腿?我也是老师,让你这么呼来喝去的?怎么让我这准时到的人,去叫迟到的人? 电话不会用吗? 跑到宿舍区再跑回来要用多长时间呢?“

即使脑子里转过这么多念头,我啥也没说,也啥也没做,而是坐在原位置,装没听见。

在那所学校期间,我觉得系主任给我穿小鞋,背后说我坏话,一直觉得是系主任恶毒,自己倒霉遇到这样的人。实际上是自己当时干了傻逼的事情而不自知,竟然都没意识到那个时候已经结下梁子了,这是好几年之后回想起来才恍然大悟。

但现在我才不会说自己傻逼,年少就是会轻狂,会不懂人情世故,但谁没有年轻过呢?年纪轻轻已经一副中老年嘴脸,才很可怕。当年即使我很懂人情世故,去跑了那趟腿又如何,那个主任没呆多久就离开学校了,口碑很差,我也一直庆幸走出了那所学校,如果我一直留在那里,难保自己不是那个主任的那副可憎摸样。这世上可恨的是那些自己被岁月磨去了棱角的人,再以同样的方式来磨更年轻的人。不过,遇到这些人和事,大可说一句,谁这一辈子不会遇上过一些傻逼呢?

偷石头的企鹅-同类才能发现同类

有位朋友,看起来清心寡欲,着装也很素静,但她称自己年轻时是狐狸精的类型,后来是累了,于是转变了风格。我是怎么也无法把她和狐狸精联系起来。很好玩的是,一个南方系女士,和这位朋友打过交道,形容她时,用了一个字-“妖”,这个南方系女士,比我女人味多太多了。

有个同事介绍一个合作伙伴,说是那家伙很能说,总是喜欢讲自己很忙,但实际上什么也不做的。而我对那个合作伙伴印象还不错。而搞笑的是,另一个朋友评价这个同事,说那家伙,很能说,总是喜欢讲自己很忙,但实际上什么也不做的。朋友的评价是准的。

还有个经理,讲到一个印度人,说他很烦人,但也不能得罪他,因为这个印度人不会帮到什么忙,但能坏事儿,那张嘴巴会到处讲人坏话,表面上还能到处和人拍肩膀说“my friend"。我与那个印度人共事过很长时间,没发现他背后搬弄是非的毛病。而实际上,这个经理正是这样的风格。

我把这个发现讲给Jim, 感慨说,这大概是同类最能嗅出同类的味道。Jim给我讲了一个他看到的记录片。

雄企鹅筑巢需要石头,第一个企鹅不断从外面找回石头,而隔壁的第二个企鹅不断地偷走石头,第一个企鹅毫无察觉。第三只企鹅出现了,试图偷走第二个企鹅的石头,但每次都会被第二个企鹅发现。

笑坏我了,我还以为“同类最能嗅出同类的味道”是自己的总结发现,生物学里早已有了这个现象,最能察觉小偷的,就是小偷。

给了我啥教训呢,千万别随便给别人下判断了,没准是给自己下了个套。

中国式老板让你猜

我在外企工作时间比较长, 接触过来自台湾, 香港, 新加坡,日本,印度,和美国的老板. 不管来自哪个国家,这些老板大都肯承认专业价值, 并不会把自己当做一定是比下属聪明的能人.

 

有机会接触了几个中国式老板,发现了个特点, 他们不会说非常明确的话, 交给你的任务, 不说明什么时候完成, 不说明完成的标准, 只是让你去做, 你要是去问指导呢, 他会让你去想…..

 

我过了一段时间才弄明白, 感情这任务, 老板也不懂, 也不知道怎么去做. 但做为中国老板, 比较可悲的是, 他不能承认这一点, 中国老板都自认为是比员工聪明的, 如果说自己也不懂, 哪里还有权威可言呢. 这时候下属就比较可悲了, 你想听老板的想法吧, 他没想法, 没准他还没你清楚这事情怎么做. 你放手去做吧, 老板没发这个话, 而且老板没想法, 不代表他没意见, 他的意见会在你把东西做出来后, 滔滔不绝地提出来.

 

我想起一个夫妻笑话:

妻子:"老公,咱们周末出去玩吧"

老公:"好啊,你说去哪里?"

妻子:"这事情得你想"

老公:“去XXX吧“

妻子”不去,都玩过了“

老公:”去XXX吧 “

妻子”不去,听人说没意思“

老公:“你不提你想去什么地方, 我说的你又都给否决了, 你到底想去哪里?干吗还总问我呢?”

妻子:“你的任务就是不断地提出方案,直到某个方案让我满意为止!”。

 

中国式老板也是这样, 让你猜猜猜。

人性善恶论与公司文化

总会喜欢一些公司,或者不喜欢一些公司,这往往来源于公司对待员工的态度。

 

后来发现公司对待员工基本态度也就可以分为两类:

相信人性善的,会给与员工充分的信任,授权和自由,认为员工会自己努力去发挥最大价值。

相信人性恶的,会通过各种制度,系统以及指标来鞭策员工努力。

 

我曾经认为相信人性善理论的公司才是好的公司,但是和一些服务行业打过交道的经验,让我对这一看法产生了怀疑。和中国移动打过交道,为了退一张无法使用的上网卡,打“10086”电话后,马上有回应,最后让我自己选一家营业厅去办理退货。就为了这个事儿,那个营业厅我跑了三趟,历时一个多月。第三趟终于拿到了退款,还是因为我又打了10086电话,接电话的人很抱歉,说营业厅的处理情况,系统里看不到,但是我的问题会被纪录下来,有专人会处理。但凡问题是被系统追踪的,人便不能偷懒,相关服务人员一定时间内必须相应客户。但凡这事情是无法监控,或者无法知道状态的,你就只能乞求上帝保佑了。这个时候,做公司的人,可以相信“人性善”吗?

 

其实这还是和公司性质相关,如果是创新性企业,员工自己是最大的资产,公司的价值产生于人脑,最好还是相信“人性善”,因为人脑是无法控制的,如果员工做事不能自主,公司怎么施压也是无用。如果是服务型企业,相信“人性恶”理论,也许能让公司运转得更良好。

跨越金字塔,做你自己的老板

经常看到的金字塔型组织结构,我一直有个疑问,从底层往上攀升的过程中,人越来越少,能够登上金字塔尖的是极少数。如果不能攀登到塔顶,是不是意味着很失败?但能成功登上塔顶的毕竟是极少数人, 一个让大多数人都失败的制度,会是个好的制度吗?

overcome_pyramid

还有,金字塔外的人都在做什么?

拿前同事Joey做例子吧, 在他创业前, 是个标准的工程师, 虽然是高才生, 但在大组织的架构里, 依然是处在金字塔的底层. 创业后, 现在拉起了二十多人的队伍, 头衔直接升为CEO, 按照金字塔理论, 是在金字塔的顶层了吧。也见过一些自由职业者, 金字塔型组织对他们来说不适用, 网状结构更适合。更有一些迈入退休状态的人,任何组织结构对他们来说都不适用,他们进入了无欲无求状态。

但大多数人还是受制于金字塔的,而且大多数人依然按照台阶,一步步努力地向上爬。但这些真的有意义吗?

有个段子说华为一个底层员工上书大谈公司战略,任正非的意见是把此人开除。在我看来,是和“和氏璧”一样很荒谬的故事和结果,竟然有很多人为任正非的决定叫好。这种根深蒂固的奴性,是外力强加的,还是我们主动戴上的?你能确定你走的所谓这条金光大道,不是被一些蛊惑力量洗脑的结果?

我倒是觉得开除对那个员工来说,未必是坏事。我见过不少传统中国技术人员,最大愿望是找个明主,跟古代士大夫的最大理想,找个明君意思一样。可是,现在没什么可以限制你自己成为个明主,与其费力八叉写战略书,被开除,干吗不给自己或者自己的公司做个战略?我小外甥上幼儿园一星期,最大的收获是学会一句话:“I am my boss”.

就是这个意思,你就是你自己的老板。

—————————————————————————————————

在新浪微博上抛了个砖(http://weibo.com/1401313454/xpZzTjMj4),引来很多更有启发的回复:

 

拔刀错_朱会:鸡蛋挑骨头啰:金字塔不只一个;不一定到塔顶才算成功,塔顶面积小容不下多少人;金字塔本身结构比较稳定; 昨晚刚看了日剧《入殓师》,感觉每个人都有一个最适合自己的金字塔…

糖醋鼻子:登上自己的塔尖就足够了

野指针: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既在世间,安得跳出。逆道违天,矫诬实多

野指针:转发此微博: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既在世间,安得跳出。逆道违天,矫诬实多

我们的奋斗:游戏规则是别人立的时候,如果心态跟着游戏规则走,基本上绝大多数人都是输家。但是如何理解规则的权力在于自己,玩游戏是为了娱乐还是为了赢,是决定因素。

东北老管俺想很多人根本就不去爬,因为有很多其他的有意义或至少有意思的事情。要不那条路得多拥挤啊。

庄表伟:一步有一步的成功,一级有一级的失败。关键看一个人如何看待自己的成败吧。

爽爽goodol香港剧里有句话叫:哪,做人最重要的是开心。用我自己的话说,就是自己觉得舒服就好。

居文军成长比成功重要;升值比升职重要。

陈加兴:I am the master of my fate, I am the captain of my soul. 官僚游戏,让认同规则的人玩去。

LiPengSang嗯,取决于自己的性格和对生命的理解吧,爬不到山顶的人不一定是失败者,反而可能是个非常幸福的人,因为最美的景色一般都在山腰或峡谷,说明他更懂得享受生活和生命的过程。过高的山顶一般都是荒芜和孤独的……

王忠杰rainy:“每个人心目中都有自己的金字塔”,看到这句话,瞬间释然。别把所谓主流的价值观套到自己身上,也别把别人心里的金字塔搬到自己心里。成功没有普世的标准。

Mark_董龙飞:从工作的第一天就要把自己当作一个一个人的公司,用心经营,技术、市场、营销、基础设施都要努力经营,所以说每个人都是自己的老板,不论给谁打工。

筛选的方式

同学阿巧在一个高职学校带竞赛班有三年了,  她总结出来, 选对学生很关键,  她不是看学生现有的成绩和表现, 而是在筛选的第一步,要申请的同学写千字决心书, 说明自己为什么想参加这个为期一年的竞赛班.

有些学生会写希望多学些东西, 提高自己的能力。 – 否了

有些同学会写参加竞赛就是想拿奖,不但省市拿奖,还要去全国拿奖。- 过关

阿巧说如果没有强烈的野心, 是很难把一整年反复地,枯燥的训练坚持下来。 最后能出成绩的,能拿奖的,不是那些原本基础好的学生,而是野心和愿望更强烈的学生。

道理很类似, 公司招人的时候,也是应该招那些内驱力强,动机明确的人员。这类人是靠野心自我激励的。

社区经理是做什么的?

遇到大学同学,问我在做什么,来回问答了几次,她说还是不明白社区经理是干什么的。

我发现,是得为自己的角色找个定义了。

从事社区工作是个误打误撞的过程。之前一直做开发工作,2007年的时候,我的前老板离开,而新老板需要的是项目经理,而不是一个纯粹的开发人员。我答应 做做看,但要求用社区经理这个头衔,而不是项目经理。实际上,当时我都不知道社区经理这种职位,在三年后真的出现在了招聘广告上,我仅仅是觉得,既然不能 做“软件工程师“,那至少做点新颖的,与以往不同的事情。公司软件产品正转向开源,而社区是开源软件成功的重要因素。公司也鼓励员工为自己创造头衔,公司 里有一位首席游戏官,就是个人自封的。我比较低调,觉得叫社区经理就OK了,没有叫自己首席社区官。^_^

这是网上找来的我很赞同的对社区经理的定义:“社区经理在外代表公司,在公司内代表用户。社区经理的价值类似枢纽,要有能力与客户建立私人化关系,并赋予公 司人性化形象,能够把用户的感受和意见反馈到公司内各个部门,比如研发,公关,市场,客服,技术支持等等。- Connie Bensen

社区经理职位的出现和互联网应用广泛,以及社交化网络的兴起密切相关。厂家发现用户更容易从相熟的人那里得到建议,而越来越不相信来自官方的说法.口碑营销在社交网络中的影响越来越大。从社区经理的定义中也可以看出,社区中“人”的因素是最大的。

有一些IT公司已经设立了社区经理这样的职位,包括

  • 开源软件公司:Ubuntu, Firefox, Opera
  • 建App Store的手机厂商和运营商:Apple, Nokia, Moto, 索爱, 中国移动,
  • 互联网公司,游戏公司:eBay, Linkedin, Zyngra
  • IT巨头:Oracle(Sun), Microsoft, IBM, Intel, Adobe, Dell, Cisco, HP, SAP等。

社区经理具体要做哪些事情呢?我只简单列出我从事Java社区工作时所作过的。

  • 根据公司策略制定针对社区的计划,统筹相关资源。通常把社区活动通常分为两类,线上和线下,分别对应不同的策略。
  • 和社区里的活跃分子保持密切联系
  • 和公司里相关部门频繁沟通,争取合作和双赢
  • 写博客,Twitter等,并利用一些个人渠道进行信息发布
  • 在一些大会和活动上做演讲
  • ……

通常什么样的人适合做社区经理呢?

1。能够让别人喜欢:社区经理是个和人打交道的职位,而且要建立个人联系,那些天性喜欢交游的人就很有优势。
2。自己是典型用户:对于技术社区来说,成员智商都不低,社区经理要是没有对应的技术背景,和社区成员找不到共同语言,很容易被当成服务生,或者服务妹,那就难谈在社区中有什么影响力了。
3。很好的平衡感:社区经理本来是代表公司的,但在社区中又要成为其中一员,这里面有个很微妙的度的把握。当社区成员义愤填膺地大骂你所服务的公司时,你是觉得自己作为典型用户一起骂,以求得认同呢?还是以公司利益为上,婉转地替公司辩解?
4。强势:在社区里可以表现亲和力,因为社区没有直接相关利益,你强势,或者表现出控制欲,没有人会甩你。但在公司里,需要为社区争取相关资源时,必须强势些。这就涉及太多关于有关公司的话题。

社区经理是个比较新的职位,如何对此考核呢?这个话题和公司文化,管理层对社区的认识高度相关,以后再说吧。

参考:

http://conniebensen.com/2008/07/17/community-manager-job-description/
http://conniebensen.com/2008/07/17/community-manager-responsibilities-goals/
http://www.web-strategist.com/blog/2007/11/25/the-four-tenets-of-the-community-manager/
http://www.artofcommunityonline.org/

中关村国贸之间

新工作又到国贸了。这让我想起曾看过的一个帖子,比较了中关村和国贸之间的不同,帖主的最后结论还是喜欢中关村的。在北京工作的这么多年,我确实在中关村和国贸之间来回,却也很难说自己目前更倾向哪里。

刚毕业时来北京,就落脚在清华大学校园里,两点一线,有点没心没肺地过着日子。后来我要出去租房子,找两位大学校友帮忙,半夜骑着自行车,把小广告刷到了目标小区的每一个电线杆上,两天后就搞定了住所,离我上班的地方,走路过去五分钟。

换工作时瞄向外企了,有家公司很有意思,给我合同时,说拿回家先看看,某月某日再到公司签。那天我去了后,从背包里掏出皱巴巴的合同,香港来的老板脸色很难看,说:“怎么像卖咸菜的”。offer还是签了。签了我最终也没去那家公司,因为它办事情也很有意思,要我四个月后后上班,因为办公楼还没装修好呢。四个月? 那时我的储蓄哪里能熬那么长,不久就去了另一家在国贸的公司。可以想像,像我这样混迹在中关村几年的人,刚进入国贸的感觉。上下班穿过国贸商城,从来没有勇气进店铺去试试。

被派到香港的一年半工作,还是有了变化。我知道这些商务写字楼里对着装是有要求的,但只有当周围人都是这么一丝不苟地执行时,才会真正对自己发生影响,我注意到香港的同事,每天都换衣服,男士头发都用摩丝打理得一丝不苟,香水人人都用……  我也努力操练着,但一回北京,就会原形毕露。之前的同屋李万巧,在我从香港回来后见面,说本期待见到一个精致靓丽的白领,结果失望地发现,我还是原来的老样儿。

回北京还是在国贸附近的几个写字楼辗转,建国大厦,东方广场等,风格大同小异,只是写字楼租金高低不同。周边看到更多的是西装革履人士,耳边充斥中英文夹杂的语言。

时隔四年,我又回到了中关村,还是清华大学附近,站在办公室窗口,还可以看到原来工作过的楼房遗址。忽然有了亲切的感觉,这里大把大把面目模糊的技术人员们,挂汤面似的头发,T恤衫,牛仔裤,登山鞋,多数戴眼镜。虽然收入不低,还是会跑到学校食堂去吃饭,认为价廉物美,说起5块8块吃顿午饭,十分自豪。我的老板还曾建议我从家骑自行车到公司,当做锻炼,老天,18公里呢,他以为我是运动健将?但同事中,还是有这么几个猛男型的。

现在,我又回国贸了,上班第一天HR的培训中就有“Dressing Code”,T恤衫,牛仔裤那是绝对的禁止。我也并不是很喜欢穿牛仔裤,因为通常会显胖,但没有穿的自由,还是有点悲愤的。可是有所得,必有所失,我一直想跳出技术圈,从局外人的角度重新审视一下自己,现在也是个很好的机会。

说了半天,都是从外表来比较不同,但思维的高度我还没触及,目前也说不出什么。再加点外表的不同吧,中关村的技术人员通常精瘦,不少竹竿型,国贸也有很多技术人员,体型是方的,感觉墩墩实实的。还有,国贸这里的美女多,走走看看很是养眼。

这样的老板

我的运气不错,遇到的老板对我都不错,不过有时候情形让我不知所措。

2009年Java大会的商店里有款第一个支持JavaFX的手机,看到时,我就向当时的老板口头申请买一个,带回中国做Demo,老板点头应允。后来遇到巴西的同事,和我平级,做类似的事情,我知道他是个手机应用狂热分子,于是告诉他可以也向老板申请一个。他也口头申请了,被同一个老板一口回绝,理由是他不需要。当时我在场,尴尬得要死。

最近搭一个夜里一点半才抵达的航班,落地后开机,看到老板发来的短信,说已经吩咐人到机场接我。很窘,出差很多次了,我连自己老公都没这么差使过。于是对接机的同事连连道歉,说回头请他们吃饭。

说自己窘,尴尬,有点得便宜卖乖的意思。我只是认为做老板很重要的一点,是公平,一视同仁。我不清楚自己何德何能得到了不太一样的待遇,但很清楚,如果我是那些被回绝,被差遣的同事,一定很愤怒。我喜欢的环境,自己当然要开心,但周围人的开心一样重要。

从这些老板身上学到的:就是我以后做老板的话,一定一定不要这样。

行与不行

同学徐子是她们家五个孩子中学习最好的,而她家学习最不好的是她的小妹。徐子妈妈有个很妙的说法:
“每次徐子考试回来,一问,总说不行不行,但考试结果一出来,还行”
“她妹妹每次考完试,都说还行还行,结果就是不行!”

最近准备修改简历,之前的版本被consultant Esther批评,说太平淡,太简单,加上有些拼写错误,Esther说如果是她做HR,
肯定给扔废纸篓里,说得我很惭愧。但是,我怎么就是那么讨厌写简历呢,而Esther说她就很喜欢写自己的简历,并说如果要写出好的简历,必须先喜欢上写
简历。

能不讨厌就不错了,还要喜欢?于是写简历的事情就拖了很长时间,眼看Esther的辅导期就结束了,我的还没改出来。自我分析了一下,问题不在于喜欢不喜
欢,而是对自己的认同。做过的一些自认为很平常,很不值得提的事情,一些人就能“bla-bla”说出一堆意义,找出自己的重大贡献来。虽然在我看来,有
吹嘘之嫌,但自己的思路,未免是另外一种极端,如果自己都不重视,认可自己所做过的事情,能指望别人重视,认可吗?

和Carol聊过后,发现周围也有这种自我感觉并不好,但在外人看来做得很不错的人。可是这个“行”的评价,是外人的看法重要呢?还是自己的感觉重要?我现在倒觉得,徐子妹妹应该是活得挺快活的一个人。

回到说这个简历吧,能写出不错的简历的人,应该就是那种觉得自己行的一类。只是,自己的感觉和现实总会有那么一些差距,不要那么大就好。